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阴暗派前卫

漂泊的云,何时才不被风左右?!设置权限的不要加我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轻功  

2015-04-13 15:39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 / 陈超

1994年,我上小学四年级,我哥上初一。那时候,我俩攒钱汇款买了一本武功秘籍,准确地说,是一本轻功秘籍。书的封面,画着个和尚,他半蹲在一个大水缸的边缘,貌似刚从地上飞上去的。我哥说:咱们开始练习吧。

照着书中的要求,我们购买了两套绑在小腿上的沙包。我和哥哥开始每天绑着沙包上学,于是上学的脚步变得极其沉重。我很用心练习,出家门和快到学校大门的时候,都是跑步冲刺。那时我家在四楼,我们开始在上楼梯时采用双脚跳跃式,从一开始的一次跳两级台阶,慢慢变成跳三级,有时候想挑战一下四级,但我怕变成四级残废,基本上都选择放弃。

那是一个晴朗的周末,我和哥哥站在乒乓球桌旁,将小腿上的沙包卸下。尽管我们明白,电视上的那些从地上飞到墙上的轻功,都是采用“倒带”达到效果,但我们还是毅然决定“起飞”一次。原地双脚起跳,征服乒乓球桌。

哥哥先在原地垂直起跳,并让我看看是否超过了乒乓球桌的高度。我说:超过了。他“噌”的一下就上了球桌。哥哥居高临下,说:弟弟,你上来,就像我这样。我说:我再练习一下。我一边原地跳,一边想了想我的同桌晶晶姑娘,可能要永别了,课桌上的“三八线”可以抹去了。我双腿一用力,脚尖一弹,眼前一黑,小腿胫骨直接撞上球桌边缘,跪倒在桌上。哥哥赶紧给我查看伤势,说:破皮,没事。我说:哥,你轻功好,以后我们打坏人时你攻上,我攻下。

现在想来,当时的我们其实已经在练习跑酷了,进入了飞檐走壁的最初级阶段,看到墙我们都会利用速度在墙上留下一串弧形的脚印,嘴里哼哼哈哈。

一次体育课上百米跑测试,我跑了个第二名。第一名跑过来与我惺惺相惜,他说:差点儿就被你追到,不然我轻功白练了。我说:啊?轻功?他说:这是我的秘密,保密哦!放学后,第一名拉着我到了一个角落,从书包里抽出了他的轻功秘籍。啊!大缸!我喊道。

我急匆匆赶回家,向哥哥汇报情况,哥哥默而不语,闭着眼睛躺在床上,没脱鞋。录音机里正放着一首男女对唱,男人的声音比较柔。后来,我才知道他叫张信哲,而那首歌叫《对你有一点心动》。接下来的日子,哥哥常常那样躺着,那样听歌。对此,我有点儿耿耿于怀,开始怀念起与哥哥一起练习轻功的日子,开始痛恨那些绵软无力不知所云的情歌。

那仍然是一个晴朗的周末,我再一次站在乒乓球桌旁,一种鸟站在电线上看着我。

当我站在乒乓球桌上时,耳垂下有风划过,一种站在世界肩膀上的感觉顿时占领了我整颗心脏。我迫不及待地冲回家,哥哥仍躺在那里。我说:哥,我成功了!哥哥轻轻说:弟弟,你过来,躺在这。我走过去,躺下,十指交叉放在肚脐上,眼睛刚闭上,音乐就流淌进我的河湾。那些歌词、旋律让我有点儿措手不及,副歌部分,晶晶姑娘的样子竟然在我脑中成为一幅纯美的简笔素描。

我跳了起来,拿着沙包夺门而出,在院子里跑出一身汗。

时光毫不犹豫地自顾自地埋头前行,整个初中,由于我的轻功基础,只是用腿的体育项目,我都表现不错,听过终点线旁女生的尖叫,吃过三级跳时扬起的沙子,挡过对方前锋的重炮轰门。

当时我很后悔小学没买那本《大力金刚掌》。到了高中,练习轻功的日子越来越少,光天化日之下反复跳上乒乓球桌的举动会被视为脑子中风。随着学习任务日益加重,我深刻感受到:轻功让我步履轻盈、健步如飞,但无法让我跟上女生早熟的思维。为了学习,甚至要把自己的青春暂时活埋。

工作后应酬很多,有一天,公司请某局领导吃饭。这位领导很有个性,一坐下来就叫服务员把酒全撤了。他说他想多活几年,他说他从小就喜欢运动,他说他不喝酒这个习惯惹毛了很多领导。他说了很多话,但让我最吃惊的是,他笑着说他小时候练过轻功,我第一个大笑起来,他也大笑起来,我明显地看见,他眼里泛着一抹光。

 

 

 

摘自《三联生活周刊》 2012年第21期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